上一篇 | 下一篇

陈麻子装疯记

发布: 2016-10-07 12:11 | 作者: 俞竹筠



        扬州小巷,曲里拐弯又通向另一条深幽的小巷,门前有对石鼓的就是我家。那些买小吃的,做小生意的,明知巷里人家不多,仍以其特有的韵调和有节奏的敲击声,沿巷吆喝。老扬州人蹲在家里,不见其人只闻其声,就知道谁谁谁卖啥吃的来了。于是一边拿碗一边搀着孩子出来,掏角把钱盛碗洋糖玉安粥,或者从椭圆形小木桶里抓两块洋糖发糕,围住货担,有滋有味地吃起来。在那众多的叫卖吆喝声中,我最熟悉不过的是陈麻子金钟洪亮般的叫卖声,他背了把手缠满布的大竹篮,像有磁铁吸住他似的,老在我家门前悠来悠去,拉高调门,一遍又一遍吆喝:“元宝灰卖钱喽,废铜烂锡旧衣裳卖钱——噢——”。
        这“噢”字拖得特长,像在等待屋里人回音。
        每每此时,母亲就吩咐我出门喊道:“喂,买元宝灰的,进来!”
        陈麻子一听,回过头来满脸堆笑,跟住我穿过火巷,拐进花厅,来到母亲面前,他将篮子往地上一放,未看货先叫苦道:
        “唉,太太,上回收的那件灰鼠袍子,亏大了,一进一出赔了二十元!如今时新中山装、列宁装、解放装,这些绸缎皮袍子成了老古董,不值钱喽!”
        母亲是大家闺秀,何曾卖过东西?不过,对陈麻子这号生意人,还是有提防的,对他的诉苦更难以置信:
        “人家说你陈麻子精,花式点子多,一点不假。我看你说的是反话,明明赚二十,说成赔二十,是不是?”
        “哎呀,太太,现在生意难做呀,这些旧衣裳能卖出什么好价钱……”
        他一边说,一边四处打量。老式的茶几、自鸣钟、彩绘花瓶,无一不是他想收的东西,他最感兴趣的还是板壁上挂的明清字画。
        “太太,你们这些大户人家,古玩字画,玉器古董总有的,这些东西越摆越不值钱。你看,现在哪家堂前挂字画呀,还不如趁早变成钱……”
        眼下,母亲正愁乡下闹土改,田被没收了……慢说日后衣食无着,就是眼前大姐考上北大,还等钱用。明知祖上的东西不能卖,也顾不了许多,便从壁橱里捧出几轴画。陈麻子展开一看,眼前一亮,心里一喜,脸上不露声色地问:
        “太太,这中堂上的落款俞樾是你祖上的什么人呀?”
        “老祖宗了,听孩子他爷爷说,一百多年前,谁不知晓鼎鼎大名的江南才子俞樾,这是遗墨。祖上躲避长毛,我们这支‘俞’从苏州府逃难过来的……”。“哦,哦,怪不得府上墨宝不少,书香门第嘛……太太,这幅黄慎的《钟馗图》要多少钱呀?”
        “还是你出个数吧!”
        “太太,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哪天我给你看幅收的郑板桥的《墨竹》,那是真品呀,你猜,收多少?”他打了个手势,
        “八块,八块钱呀,黄慎与郑板桥无法比,名气小多了,这个数总可以了吧?”他又做了一个手势.
        “什么?六块?就值六块呀!你别懵人,黄慎也是扬州八怪之一嘛,各有千秋,你看这钟馗画得栩栩如生,特别这眼睛点得多传神,从哪个方向看,他都盯着你!这幅《钟馗图》低于十块钱我是不会出手的!”这回,母亲懂得讨价还价了。
        陈麻子愣了愣,转变态度道:“好说,好说,又不是头回生意,这回我让,下回你让,老主顾了,十块就十块吧!”
        他惟恐母亲反悔,赶紧掏钱,赶紧收画,赶紧将那铺在罗地砖上蓝、白相间的土布收起,匆匆告辞。
        出门后,他又展喉吆喝道:“元宝灰卖钱……”。余音回荡在小巷里。
        随着远去的吆喝声,我问母亲:“这元宝灰是什么东西?值钱吗?”
        母亲回答:“元宝灰就是锡箔折成元宝烧成的灰。灰里含有一定成分的锡,过去四时八节烧纸元宝,聚成的灰可以卖钱。如今解放了,不信迷信了,元宝灰也就收不到了。不过,收荒货的还以此行话吆喝。”
        第二天,陈麻子又吆喝着来了,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又收走了几幅。
        哦,明白了。那背大篮子的陈麻子收元宝灰、废铜烂锡旧衣裳是假,收古玩字画是真,他还真的发了财!
        陈麻子原是苏北里下河一带的贫苦农民,他工于心计,歪点子多。后来,逃荒到扬州,在城东的运河边上盖起了两间草屋,初以卖苦力、收荒货为生,后成了别宝回子。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后期,他在城里一条小巷内,看中一户破落地主的院子,以二百块钱买下,盖了三间两厢瓦房。里面摆满了古色古香的家具,有的还是红木的,过起了比我家富裕得多的日子。
        “文革”中,有人告密说,陈麻子家里藏有大量的“违禁品”,还说那是比“四旧”还“四旧”的东西。结果红卫兵们在一个晚上抄了陈麻子的家,光明清字画就抄了一大筐,其中不少来自我家。那幅黄慎的《钟馗图》也在劫难逃。
        红卫兵们原来准备将这些字画上缴的,因为陈麻子“态度”不好,说什么“小兔崽子!造反造到老子头上来了,老子是三代贫农……”这下惹恼了小将们,将之统统付之一炬,火光映红了小巷,也映红了他一脸饱绽的麻子。
        陈麻子拉扯着,哭喊着,连连跺脚,却无济于事。他气得生了一场大病,不久就装疯了。整天趿拉着鞋穿过一条条小巷,沿途高喊:狗日的红卫兵啊,烧了老子的百万家产啊,不得好报啊……
        红卫兵们后来都响应毛主席号召,到陈麻子家乡一带插队去了。临行那天,家长们的眼睛哭成红桃子,昔日的红卫兵也神色黯然,只有陈麻子兴高采烈,手中抓着一本“红宝书”,又唱又笑又跳:“敬爱的毛主席,狗日的红卫兵,烧掉好东西,恶有恶报应,全都下乡挑粪去……挑粪去。哈哈哈哈哈,依依依依依……” (2016年8月底改)
        
        
        
        



View My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