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 下一篇

致首都各界人士的公开信

发布: 2018-3-06 15:48 | 作者: 万之



           ──纪念《今天》文学杂志创刊三十周年

        朋友们:
        本月十二日,北京市公安局以国务院五一年有关“刊物未经注册,不得出版”的有关条例为由,强令文学刊物《今天》停刊。我们被迫暂停了出版发行工作,并向政府有关部门申请注册。此项申请能否获得批准,关系到《今天》的存亡。我们谨以《今天》编辑部及其广大订户和读者的名义,恳切吁请首都文艺界、新闻出版界、科技教育界及其他各界人士,大力支持和积极声援我们申请注册的正当要求,使《今天》早日复刊。
        《今天》是青年作家自发性的文学刊物。它诞生于中华民族复兴、思想觉醒、文艺活跃的年代,是我们这一代青年经过十年浩劫之后抒发内心声音的必然产物。尽管《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5条明确规定公民有出版的自由,但目前,保障这种自由的具体法令尚未制定,因此,在符合宪法原则的前提下,它一开始就采取了自发的形式。显然,这不是有法不依,而是无法可依。
        《今天》就这样与广大读者见面了。在发刊词中,我们毫不隐讳地宣布了自己的艺术观点,我们认为时代对文学艺术事业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时代要求改变中国人民精神生活裹尸布般的苍白与贫困;现代生活的广阔深入要求文艺从形式到内容都更丰富、深刻、复杂、多样。每一个立志文学的人都要致力于文学新流派新表现手法的研究与实践;我们认为:“艺术民主”、尊重艺术个性、反对文化专制和以行政命令管理文化事业,是繁荣和发展中华民族文化事业的重要前提。《今天》正是本着以上精神创刊和发展的。
        同人刊物的存在,在中国是没有先例的,在四人帮文化专制的年代更是无法想象。然而,我国现在各条战线不都出现了许多没有先例而大见成效的事情吗?那么,自发文学刊物的存在,对于祖国的四化建设,对于我国民主与法制的建立有损害是有利呢?
        请看事实——
        自七八年十二月《今天》创刊至今将近两年中,共出九期,一万余册,诗歌、小说丛书四种,其作品不仅为青年读者喜爱,也得到了老、中年前辈作家的嘉许;有不少作品转载于政府机关公开发行的刊物,甚至被译成英、法、德等外文载于外国报章;《今天》的订户与读者遍及全国各地;《今天》的诗歌开拓了新诗的方向,在诗歌界和报刊杂志上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凡此种种,有目共睹,任何一个尊重“实事求是”原则的人都会得出肯定的回答,《今天》的存在为繁荣艺术创作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开辟了可能的途径,像这样的同人刊物,为什么一定要扼杀,而不给以鼓励和支持呢?目前,开放的经济政策活跃了我国城乡市场,民主管理发展了我国的工矿企业;摄影、美术等艺术界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有了合法的自发艺术活动场所。我们热切地期待着用开放的文化政策来满足人民文化、精神生活的需要,我们热切地期待着用开放的文化政策来繁荣我国的文学艺术事业!
        朋友们:你们中间有五四运动中的青年,有三十年代反文化围剿的战士,有五十年代被打成右派的冤囚,有天安门事件中的四•五诗人——你们中的每一个都是希望我国不断进步、更加文明的中国人。请思索吧,如果你们愿意思索中国人民从物质生产到精神生活如此贫困的原因;请回忆吧,如果你们愿意回忆自己不平凡的生活历程。思索和回忆会使你们发现你们和我们之间的联系——心理上的、民族的、文化的联系,今天和昨天以及明天的联系,这些会使你们认真倾听我们的呼声——祖国晒裂了的干渴的土地的呼声,已出世的和未出世的孩子的呼声!
        公正的历史会证明:应该给《今天》以生命,应该给青年以希望,应该给艺术以自由!
        
        《今天》编辑部
        1980年9月
        (根据油印资料录入)





        



View My Stats